無尽川

喜欢一个人喜欢到逼着自己十项全能

【笑伪】年夜

个人故事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不上升真人

=============================================

今天是除夕,家里冷冷清清只有虚伪一个人坐着,他开了电视却关掉了声音。桌上还摆着快要冷透了的饭菜和两副碗筷。

微笑是前天回家的,那小孩一脸慷慨就义的样子和他说:“伪酱我要回家跟我爸妈摊牌了,大过年的他们估计也不好意思收拾我,嘿嘿,说不定能成呢。”

虚伪不是没表示过要陪他回去一趟,既为表诚意也是想实在是要挨打了他这个外人上去挡一挡说不定也就算了。不过每次他刚想开口,微笑就摇头,最后临上飞机前,虚伪手里还攥着自己那份机票。

微笑抱了抱他,笑着说:“伪哥,我怕我爸妈急起来连你一块揍,我舍不得。”末了又加了一句“伪哥,能成我就立刻叫你来,别担心了,我是亲生的,他们不会打死我的。”

话都到这个地步,虚伪再坚持也是无用了。

怕是情况不好,虚伪看着电视里熟悉的主持人愣着神,这都两天了,微笑一个电话都没打回来。虚伪想,莫不是那傻子真被打死了。

灯被他关了,客厅里黑蒙蒙一片,只有电视的荧光。虚伪留了门口的一盏,他怕微笑回来以为没人在家。

外面的鞭炮声已经渐渐起来了,虚伪看了眼手机,已经快零点了。

应该是不回来了。

虚伪正想躺回沙发上,门就响了。他顾不上脚麻跑去开门,手还没按上门把手,外面就传来微笑带着鼻音的声音。

“虚伪,你等下开门。”

虚伪无力地握着把手,额头靠在门上。不用想,外面的小孩肯定是哭了。

“好了吗?”

“好了。”

他打开门的一瞬间,还带着外面寒气的人就抱住了他,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

“别哭了,微笑,没事的。”虚伪摸着靠在他肩上的人,像安慰一个小孩一样轻拍着微笑的背,“没事了啊,别哭……别哭啊。”话还没说完,他自己的泪就掉了下来。

“我没哭。”微笑囔囔的鼻音听得人心疼。虚伪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一堆事,他好像又一万句话要对微笑说,又好像没有一句话。

“大过年的哭可不好啊,再哭今年要哭一年了啊。”虚伪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最后冒出这样一句话。

“门口站着冷哈,先进来吧。”

看来这小傻子挨了不少揍啊,虚伪递给微笑一杯咖啡又仔仔细细看了看他的脸。这左青一块右紫一块的,得亏微笑长了一副纯良的脸,要不然坐个飞机得被盘查一天。

“疼吗?”虚伪碰了碰微笑脸上的淤青,“谁打的?”

微笑握住虚伪的手,靠在他的身上,像一只受了伤委屈的大狗狗。

“我爸,我妈也有打,她下手轻。“

“……打那么重?“

“算轻的了,“微笑低着头笑了一声,”你没见我爸那个气啊,差点要断绝父子关系。“

“不过也正常啊,他儿子喜欢男人,他能不气吗。“

“要不是我弟弟拦着,在那发誓以后生一窝孩子,说不定我爸要打死我。“

微笑扯着嘴角笑得难看:”你说啊,伪酱……是不是我网上多了,同人看多了,我真以为所有人都能接受男人喜欢男人了。“

“伪酱,我是不是太傻了。“

虚伪苦笑了一下,本来就是条艰难的路,选了就是选了,硬着头皮也得上啊。他姐姐是能理解他,跟着也给他爸妈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就这样他家里也只是放任而已,时不时还想介绍个女朋友给他。这个世上,连这样的家庭都是少的吧,大部分人谈起来,还是不接受。

“别想了,微笑,没事的。“

手机嗡嗡地响,虚伪瞥了一眼,微博推送上说外面下雪了。

“微笑,别想了,来阳台看看雪吧。“

虚伪站起来走到阳台,哗的一下拉开了阳台门,冬天冰冷的风裹着细细的雪花直往他身上扑,微笑跟着他来了阳台。

外面是节日中深夜的城市,满满都是喜庆欢乐祥和的空气。阳台很冷也很暗,虚伪却不想回去,被冷气一冲,他现在清醒多了。

“要不要放烟花,“丢在阳台上细细的几根烟花棒好像有点受潮,不过虚伪也不嫌弃地拿起来分给微笑一根,”过年,凑合着也放一下。“

两个大男人站在阳台上,一人手里一根小烟花。烟花太小了,蹦出的火星没几分钟就完了。不过这两个人的心也不在烟花上,倒也是无所谓大小了。

“挺好看的。“虚伪随手将剩下的木棒丢在地上,其实他心里乱糟糟的,盯着烟花看也一点印象都没留下。太冷了,这一会站得他就感觉全身都是寒气,身体都冻得僵硬。他转身想往屋里走。

他还没迈出第一步,微笑一把拉住了他,这时一朵巨大的烟花在飘雪的夜空里炸响,映得阳台都亮了一瞬。虚伪背对着微笑,他不知道微笑此时是什么表情。他的心跳得失去掌控。

“虚伪,“背后的那人声音透着少年的青涩,但也已经有了成熟男人的稳重。

“虚伪,我不怕的。”

“虚伪,只要你不走我就什么都不怕的!”

“虚伪,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只要你还在,我不怕难!“

“虚伪!“微笑几乎是在吼,虚伪感觉拉着他的那只手都在抖。

“从我喜欢上你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会很难,比排位上榜还难,比学着做主播还难,比想办法找你一起玩游戏还难。但是虚伪,给我个机会,我会劝我爸妈的,我弟弟的也在劝他们,虚伪,我能成的……虚伪,等等我好不好,就等我一会就行,虚伪……“

微笑在虚伪甩开他的手的那一刻几乎要死掉了。但是下一秒他就被虚伪抱住。

虚伪的声音沙哑低沉。

“说什么呢,微笑。“

“像个男人一点,别哭了。“

“我怎么会把你扔了呢,小傻子。“

“以后我陪你吧,什么都行。“

零点的钟声敲响了,电视机里那几个主持人无声地张着嘴宣布新的一年的到来。城市里铺天盖地的是鞭炮烟花隆隆的响声。

微笑没听清虚伪最后说了句什么,但他知道肯定是那句自古以来人类用来表明心意的话。

感情这种事,表露再多的心意也莫过于“我爱你”一句罢了。


今天的笑伪女孩也被甜死。GET了笑笑的新属性,什么迷弟啊,明明就是霸道总裁小狼狗!!!被他霸气的护伪宣言震撼到了。
我已经输得彻彻底底了,微笑NB,不愧是最强迷弟。不过还是少宠伪酱一点吧,他都被宠得菜凶菜凶的了!

一只龙的故事

生活不是童话故事,但温柔的人是。

虚伪的温柔让我觉得他属于童话。

===========================================

“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一个童话,那是关于一只龙的故事。”

幼稚园的教室被下午的阳光照得暖洋洋的,老师和孩子们围坐成一团。年轻的老师轻轻地抚摸着书的封面,像是对待什么珍宝一般。一旁的孩子们兴奋地端正坐好,等待着今天的童话。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老师并没有打开书,她只是温柔地望着她的孩子们,开口讲起了这个古老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还有龙的时候。”

在遥远的古老大陆上,有一只名叫虚伪的龙先生。他足足有十米高,翅膀张开来能遮蔽太阳,嘴巴吐出的火焰能烧掉世间的一切。听年老的勇者说,这是一只非常厉害的龙,是恶龙中的王。他曾经是恐怖的象征,强大冷酷,主掌着死亡。

但是其实啊,这只是谣传而已,真正的虚伪先生并不是这样。

和很多的恶龙不同,虚伪是一只温柔的龙。他有圆滚滚软乎乎的大肚子,里面装的不是被吃掉的人而是甜牛奶。他喜欢在自己的山洞里点蚊香,喜欢傻乎乎地笑,身为恶龙却害怕黑害怕鬼。

他甚至喜欢人类。

虚伪最常做的,就是睡在自己暖暖的窝里幻想人类的城镇。

他听说那里有很多人,有红罐子的甜牛奶卖,还有一箱一箱的竹笋和蚊香。在那里他会交到很多人类朋友,他们会一起喝酒一起撸串一起唱歌。

他想去人类的城镇。

古老的大陆有自己的规则,它用磅礴的魔力拉开了无垠的屏障,身为魔物的龙先生是无法穿越世界法则的,他一日日地等着,等着世界给他一个机会。

终于有一天,魔法的屏障为他开了一扇白色的门,那个门通向人类最大的城镇。

虚伪连行李都没收拾就欢脱地一头扎进了这个门。

法则偷走了他的龙身,将他的火焰刻在了两块不灭的石板上留了下来,世界带走了他的尖牙只留下了他头上的两只角。虚伪几乎交出了自己的一切去换取通过门的钥匙,他只留下了自己的龙心和少许的魔力。

一只龙进入了人的城镇,这个消息几乎一天就传了开来。人类好久没有见到真的龙了,对龙的恐惧可能也只存在被妈妈吓唬的孩子的脑中。更何况这只龙看起来那么无害,甚至有点可爱。

虚伪得到了他梦想的东西,甜牛奶、竹笋、蚊香。他与人类朋友一起喝酒一起撸串一起唱歌。一起开心地玩游戏傻笑。

虚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龙。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是与时间共同增长的,那就是人类的贪欲。

城镇里的人类们很快发现这是一只傻乎乎的龙,而这只龙的龙心是无穷魔力的来源。他们一次次地向虚伪索取他的魔力,虚伪也一次次将仅有的火焰给了人类,他以为这就是人类想要的。

人类是他的朋友,他愿意将仅有的魔力变成不灭的火焰送给他们。

他没有想过,人类想要的,是他的心。

很快地,人类纠集了军队向他发起攻击,他们等不及了。利剑和箭羽插入他的身体带走他的生命,魔法封住天空不让他发出龙吟。

虚伪硬撑着,徒劳地张着嘴,想向他们解释什么,可惜魔法让他无法发出声音了。

虚伪遗憾地闭上眼睛,其实他想告诉他们,他们的行为会激怒他体内封印的恶魔。

不过一切都晚了。

名为王德发的恶魔在虚伪闭上眼睛的一刻苏醒了过来。黑色的渡鸦从四面八方涌入城镇冲破了人类的魔法,红眼的恶鬼随着主人的一声号令包围了城镇,海妖的悲泣回响在人类的头顶。

王德法抱起他的龙,黑发的男人满脸血污,苍白脆弱得仿佛下一秒要断了呼吸。震怒的王德发将魔力源源不断地输送给龙先生,他恨不得立刻撕碎这些动了他的宝物的愚蠢人类。

世界上最古老的恶魔的怒火是无法熄灭的,唯有生生世世的折磨才能稍微宽慰他的心。

“人类惊恐地发现死亡已经悬在了他们的头顶。”

“这时,虚伪醒了过来。”

“小朋友们,你们猜猜,那只受了伤的龙会怎么审判这个城镇?”老师望着孩子们纯洁地眼睛,她轻声问道。

“他肯定发怒了,要吃掉这些坏人!”一个小胖子愤愤不平地说。

“龙先生肯定烧掉了城镇,他太可怜了!要是我我就烧掉人类的家!”一个顽皮的小男孩手都来不及放下就喊了出来。

“我希望龙先生惩罚他们。”柔弱可爱的一个小姑娘怯生生地说。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说着惩罚人类的方法。

而老师摇了摇头,她的目光停留在窗外碧蓝的天空中,云缓慢地飘动,风吹起了教室白纱的窗帘。

她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

“龙先生他只是唱了一首歌。”

醒来的龙先生收回了放在世界法则那的一切,他化为了龙形,永恒毁灭万物的火焰缭绕在他的身边,尖利的牙齿如同死神的镰刀,巨大的魔力的威压仿佛具有实体一般让人类害怕得抬不起头。

王德发手中的黑剑只要虚伪开口便会落下,人类的毁灭就在一瞬。

低沉温柔的声音响起,不是审判,不是控诉,不是命令。

是一首人类的歌。

深红色的恶龙轻声唱着告别的歌,他扇动着黑色的翅膀慢慢飞起,天上落下了他在城镇得到得甜牛奶、蚊香和竹笋。街道上照明的永恒火焰则向他飞去。

龙先生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也没有留下。

世界为他撕开了魔法屏障的一角,他就这样消失在晴空的尽头。

城镇里静悄悄,偶尔传来罐子碰撞的清脆响声,那里面装了龙先生最喜欢的甜牛奶。

没有审判更没有惩罚,所有人呆立在广场上,广场中还散落着他们的利剑。龙先生甚至连血迹都悄悄擦掉了。就像是他没有来过的样子。

“后来,人类的世界里再也没有见过龙了。”

“龙先生回到了龙的世界,他还是喜欢睡在暖暖的窝里,不过他现在更喜欢睡前唱一首歌。”

“这就是人类见到的最后一只龙的故事。”

老师将书放回了书架的最上面,教室里安静极了,她回过头看到每个小朋友的眼睛里都含着晶莹的泪珠,像是天上的星星。

 

 

这两个人真的太棒了,看了大佬的如我西沉后不可避免的脑补双王。人皇×屠皇,对抗中的友♂情,相爱相杀,真的好棒QWQ

伪酱最近好惨QWQ但可以骂伪酱的只有德发男神,男神快回来保护伪酱QWQ

新加了个tagQWQ之前不知道有这个tag23333

【杰园】杰克五次放走了园丁 最后一次抓住了她

        说实话,杰克有点头疼。
        他历史的设定是个冷血的混蛋,无论何时都以猎杀美丽的小姐为乐趣。这里的杰克稍微有点不同他喜欢她们轻飘飘的裙角,华美的帽子以及纤细玲珑的身姿,等等,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他热爱她们看到尖刀时绝望的尖叫,不过他也止步于恐吓,他是个绅士,绅士可不会伤害美丽柔弱的女性。
        但是,这个让他为难。
        桃粉裙子的小女孩看起来害怕极了,她甚至慌不择路地跑进了死胡同,狠狠地撞在了墙上。杰克想,她一定很疼。他边想边靠近她。很奇怪,有解决掉求生者任务的杰克并没有杀了这个小女孩的欲望,他甚至不想给她一刀听听她的惨叫。
        我的天,她的心快跳出来了。
        她可以不哭了吗,杰克哼起了他喜欢的小调,在他浅薄的认识里,母亲在哄孩子时就是哼着各式各样的歌谣,不过他明显弄错了曲目。
        “先生”女孩的脸上挂着泪珠:“先生,我再也不敢拆你的椅子了,求求您,别杀我,我会乖乖地。”
女孩紧张地盯着眼前这个对于她来说巨大的身影,她快被吓坏了,那个怪异的男人一只手上满是尖刀,这比她修剪茶花用的剪刀还要锋利。天呐,他还哼起了诡异的歌。
        杰克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娇小可爱的女孩,颇为绅士地鞠了一躬,他可不想伤害一只小动物,这可不符合他的美学。
        “那么,可爱的小姐,如果您能告诉我您的名字,我可以考虑放您离开。”杰克在面具后勾起了嘴角。
        园丁女孩怯怯地站起来,飞速地绕到了矮墙的后面,擦掉溢出的眼泪:“艾玛,艾玛.伍兹。再见,先生,您真好心。”她甚至留给了杰克一个她头像的印记和一个笑容,都甜美得让人发疯。
杰克看着艾玛边挥手边跑开,他许久没有动静的地方突然猛地颤了一下。
        我是不是疯了,杰克在原地呆立了许久。

        接下来他们才发现,这场狂欢根本没有终点,没有人会真正死去,也没有人能取得胜利。被刀也只是疼一下,飞上天也不意味着死亡,于是大家开始放松了起来,毕竟当你知道死的悲剧并不存在,那游戏就开始看重娱乐的部分。
        求生者们开始戏弄起了杰克,他们靠着蛇皮走位让手短的杰克几乎次次空刀,甚至有大胆的求生者与他玩起了风骚的反向走位。
        杰克茫然地在圣心医院绕来绕去,该死,他一个人都找不到。那群讨厌的求生者都躲到哪里去了?
        突然,他听到了什么动静。
        这可不是什么淑女该有的声音,他挥了挥手上的刀。杰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走过去,园丁小姐正卖力地摇着他可爱的椅子,连头都不抬一下。
        “小姐,打扰一下。”杰克小心地拍了拍艾玛的肩,以防刀刃不小心割伤她:“如果我没有看错,您是在拆我的椅子?”
        园丁抬头报以灿烂的笑容,继续着她拆椅子的大业,仿佛世界上只剩下她和她毕生所爱的椅子。
        杰克等到女孩终于拆完椅子都进入被动隐身了,他愤愤地朝空气挥了一下刀。
        “您不是承诺不再拆我的椅子了吗?信守诺言可是淑女的礼仪。”他佯装愤怒地举起左手。
        “杰克先生”艾玛微笑着看着杰克一点都不害怕,她的脸颊微红,像是晨曦中的一朵桃金娘:“要是我不拆椅子,怎么让您找到我呢?”
        天地良心,躲在一旁的弗雷迪发誓,他看到杰克连面具都洋溢着粉红。

        有人曾说:“没有什么阻挡得了发疯的牛和爱情。”如果没人说过,那就是我说的。
        几乎所有求生者都拒绝与杰克和园丁出现在同一场游戏中。你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们不想成为别人撒狗粮的道具。
        每次有园丁的时候,杰克总会格外认真,他的步伐优雅却迅速,刀也是挥得又稳又狠。求生者差不多开不了两三台就被打包邮递上天了。当然,他总会留下园丁小姐,任由她拆完所有椅子,然后从地窖跑掉。他喜欢看她的心脏狂跳,因为这样,他的胸口也会微微震动。
而每次园丁小姐跳入地窖前,她也总会等着杰克,等他来到她身边,与他一起留下印记,才笑着离开。
        “杰克,你把那小丫头放了五次了,她把庄园的椅子都折腾个遍了!”这把轮到小丑上场,上场前他冲杰克抱怨:“椅子不要人修吗?要是这把我遇到那丫头我一定第一个送她上天。”
        “裘克”杰克亮出了左手的五把尖刀,他声调平稳:“裘克,对女士动手可不是优雅的行为,如果我要留下她我会亲自动手。”
        裘克听得一哆嗦,他拉了拉电锯:“这样最好,给那丫头一点教训。”
        不过他什么时候不对女士动手了?小丑摇了摇头决定放弃思考。

        他们好久没有在一场游戏中了。杰克看着桌前坐着的艾玛竟然有些激动。这可不符合他的人设,他暗暗深呼吸了几口。
        教堂,貌似是新的场景,杰克看着不太熟悉的巨大建筑。看来大家对这个新娱乐场所都不太熟悉,先是空军小姐,后是慈善家,他们接二连三地与杰克正面相遇。
        什么情况?当魔术师也坐上椅子时杰克终于忍不住问瑟维.勒.罗伊,他不相信这个天才的魔术师忘记了自己的拿手好戏,被自己发现后就干站着。
        瑟维被绑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脸怪异的笑容。他用一种宽慰的语气说:“你会知道的,你总会知道的,杰克。”
        当瑟维飞上天后,整个庄园就剩下两个人了。很奇怪,平日里靠拆椅子不停刷存在感的园丁小姐这次却像空气一样,无迹可寻。
        杰克耸耸肩,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反正他也不会去捉那位可爱的小姐,既然她不愿意现身那他也不会勉强她。看看,多么标准的绅士。
        他静静地等着,甚至闭起了眼睛哼着第一次见艾玛时哼过的小曲。他思考着自己到底为什么被这个算不上淑女也很难说美丽的女孩吸引,他一条理由都想不到,因为只要试图去想她,他的心就在震颤,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他的思想被艾玛的笑冲散。
        “彭”杰克突然被惊得跳起,信号枪击中了他脚边的一块地,留下模糊的爱心状的灰迹。
        “杰克先生。”
        他想念的女孩带着顽皮的笑,挥着手里的信号枪:“亲爱的杰克先生”
        她红润可爱的脸上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您总是找不到我。”
        她的心在跳动:“所以”
        她鼓起一个少女所有的勇气:“所以,我来找您了。”
        艾玛丢下信号枪,向杰克一步步走来。她抱住杰克,仰起脸对那个一次次放她离开的男人,带着少女的任性和无法回避的坚定。她说:
        “让我留下吧,杰克先生。”
        杰克愣在原地,片刻后他捂住了脸。
        这一次他留下了艾玛,紧紧抓住了她。



【老阿姨就是想写甜甜的恋爱故事,被桃粉艾玛戳中了萌点,天真少女×敌方绅士,可以说很棒了。】

讲真的杰克好撩,今天遇到一个杰克,大家都为了被抱去送了一波,然而!!!他先把别人都放飞了,就和我一只小奈布玩,抱了让我挣扎找地窖,害羞(⁄ ⁄•⁄ω⁄•⁄ ⁄),可惜我太蠢了,找不到地窖,他就又揍了我把我抱到地窖扔下去,好撩好撩。后来加了好友他说:再皮就留下来陪我(⁄ ⁄•⁄ω⁄•⁄ ⁄)好了我要嫁给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