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公子今天不在状态

【局路局】入手樱花来一发!局长的发色是因为没控制住自己的手,不停往红色里蘸,结果就红了……

【局路局】时光海完结时的脑洞
勾线笔都不在,随手A4打印纸,你到底在画什么啊?!不涂色我都无法确定自己撸了个局长233

【局路局】时光海(中)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敏感词。委屈。

【局路局】时光海(上)

其实路局还是局路也无差,是男人本来攻受清水文萌大
奶。主要想营造一个现实的爱情与无奈。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与现实的他们无关,一切只源于一个人类的脑洞。请各位脑补时用人设图。

-------------------------正文-----------------------------
痒局长在中学还是一个好学生时也曾认真听过几堂地理课,他还依稀记得那个肥胖艳俗的地理老师在黑板上分列开来的东西二十四个时区,然后唾沫横飞地讲起重点:“往那去15度就是昨天!减一天!记住没,重点考察...”
即使还是个好学生,痒局长还是在地理老太的昨天今天中被绕昏了头,彻底迷失在哪个24小时的迷涡中,只留下一个可笑的想法:“要是哥哥我在那什么线上跨一脚,那不就穿越了?!”

日后痒局长想起来还觉得那时的自己可爱得不得了,虽然他现在也认为自己可爱得不得了,但那时的自己,天真得让26岁的痒局长险些落下泪来。

回到过去什么的,根本不符合马列主义的唯物世界观嘛,看着过去日记的痒局长好像嘲笑一下15岁的痒局长。但是,很快地,他开始羡慕那个自己的勇气,因为他说:“如果,在海上划划船就能回到昨天,那我一定要找到那片时光海,不停地划,一直留在有你的昨天...

虽然无法理解年轻的痒局长的文艺腔,可他还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和海永远无法克制最深处的流淌,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和那个谁一样。

其实,15岁的他还不能被叫做痒局长,而且他也没有那个想留住的人,他不认识A路人,A路人也不认识他,他们两个相识,就像海里的水珠,碰到一定会相融,不碰到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 

A路人在中学一点也不喜欢地理,十五岁的A路人是一个胸怀大志的少年,他认为自己的未来最差也在外交部部长的办公桌前,随便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那个烦人的地理老师诚惶诚恐。

真是天真啊,A路人想到这里,即使已经是29岁的成年人,还是忍俊不禁地扬起了嘴角,而15岁的A路人可就没这么,好的涵养了,他很遗憾地在课堂上笑了出来。

“上来!算!东八区和西五区!北京时间2000年1月1日零点,算另一边几点!笑笑笑,就知道笑”说着还嘲讽地看着他

从来没有听过地理课的A路人光荣地挂了黑板,身后的同学们开始发出小声的嘀咕还有一些开始笑了起来,而站在一旁明明年轻貌美却总对他板着脸的地理老师浮现出猫追耗子的满足感。

后来他也慢慢了解到了这个地理老师背后的艰辛,那时他已经是成人了,他自己也开始板着脸了,因为他也有了自己的难过人。

但那时的A路人没有这些体悟,他把粉笔一丢,头都不回地离开黑板,他不想再思考这个混乱的世界。
但他却一直记得那题的答案。

1999年12月31日11:00

哈?草拟爸爸,瞎说。A路人15岁时这样想。

-----------------------------------------------------------
后来A路人遇到了痒局长,再后来他们自信得以为只要找到真爱就可以了,世俗什么的可以去吃金坷垃了。年轻真好,够天真的。

但是生活不会是童话,美女嫁给野兽她爸一定会端起枪的,灰姑娘想嫁给王子也得面对王子那七大姑八大姨的诘问。何况是他们呢?

所以后来的后来,当A路人看痒局长的妈妈死死抱住自己的胳膊嚎哭,求他放过她儿子,她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啊。A路人也坚定地执着痒局长的手,他想:我爱他这不就够了?可惜,不够。

当他紧握的那只手却不停颤抖,颤抖着挣脱,颤抖着扶住那女人,最后颤抖得A路人的视野都跟着模糊,他在一片模糊中看到痒局长头也不回地离开。他有家人,他也有家人,他们的家人是他们的保护神,也是他们无法舍弃的锁链。

即使,撒哈拉沙漠在海边,它却那么干燥,有什么让它伤心流泪至寸草不生呢,还是它不敢、不忍、不愿伤害到那片蔚蓝蔚蓝的深海,所以选择远离,选择退避,选择咫尺的世界里,远隔天涯彼此不沾。

“痒傻逼…”为什么岩浆里也会涌出蔚蓝深海。TBC